会员中心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背影
发布时间:2018-08-06   来源:北京助残爱心公益促进会   作者:紫薇

 

“许波银!大门口有人找”。兵站的高音喇叭突然响起来,刚刚换上军装的我,正在收拾挎包等待着编队,我一愣,这个时候谁找我啊?我赶忙跟带兵的领导打了个招呼,快步走向兵站的大门,远远就见父亲拎着个塑料袋站在大门口张望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,四目相对一股暖流流遍全身,鼻子有些发酸,带着埋怨的口气,“父亲!这么远你怎么来了?”父亲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,袋里有三个染得红红的鸡蛋和两个大白萝卜。“银儿,你姑姑家抱孙子了,这是我昨天晚上到他家吃喜餐饭发的红蛋,萝卜是家里长的,特地给你送来带着路上吃。” 

       看着满脸是汗的父亲,我一下子语塞,不知道说什么好,走了四十多里路,就为送三个红蛋和两个白萝卜。父亲一定起了个大早,我安慰父亲,“我到了部队什么都有得吃,你和妈妈在家放心。我们马上就要整队出发,你的腿又不好,赶紧回去吧!省得妈妈在家担心。”父亲摸了摸,拍了拍我刚换上的新军装,憨厚清瘦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 

      因为是第一天穿军装,还没有佩戴领章,帽徽,带兵的领导也没教行军礼什么的,我有点手足无措,“挺好看的,到了部队好好干!”集合的哨声响了,我催着父亲赶快回去。 

      望着父亲一摇一摆渐渐远去的背影,我的眼前有些模糊了,我极力地控制着不让泪水掉下来。提着那三个鸡蛋和两个萝卜,走在新兵的队伍里,满脑子是父亲和妈妈的样子。 

      我的父亲和妈妈没有上过学,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,为了拉扯我们兄妹四人,在生产队勤勤奋奋地挣着工分。父亲年轻的时候为了帮邻居家救火,烧伤了左腿,落得现在走起路来左脚有点颠一摇一摆的。唉!来回八十几里路。 

     这次,刚刚毕业的我,经过县,公社,大队的层层政审,批准我参军,当时有句话‘一人当兵,全家光荣!’为这事,我们全家这几天都沉浸在快乐之中,左右邻居见到我们家人都说;“这下子,你们家的银儿有大米饭吃啦!”父亲和妈妈听了呵呵笑着。 

      昨天中午,大队长亲自为我戴上了大红花。民兵营长用自行车把我送到了县城。 

      以后的日子,我在部队刻苦训练,对一切都感到是那样的新鲜,憧憬着未来。从战士走向班长,从班长走向排长......好让家中的父亲和妈妈在左右邻居面前有面子,“你们家的银儿真有出息。” 

      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。1984年我随部队奔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 战场, 打仗总 是要有伤亡的,因为书信不通,我的父亲和妈妈在家煎熬着,早晚在家焚香祈祷,有好几次碰到盲人算命,总是喊来家中来算算,希望从算命先生嘴里找到一点安慰。

岁月无情,父亲因病去世好几年了。我从前线负伤失明回来也已三十多年。从那次兵站大门口告别父亲后,就没有能看一眼父亲和妈妈慢慢变老的模样,然而父亲那一摇一摆的背影一直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 许波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