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中心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
发布时间:2017-01-12   来源:北京助残爱心公益促进会   作者:李如

   轻轻的轻轻的我蹒跚地走来,走向碧水清冽的蓝海;缓缓的缓缓的我踉跄地扑来,扑向给我自信给我尊严的宽容胸怀。朝阳公园东邻的郡王府游泳馆,诱惑我把蛰伏在骨子里的倔强释放到离天堂最近的道场。
每当我拄着拐杖跌跌撞撞地挪到水边,每当池中的水花扬起蔼然可亲的盈盈笑脸,我都情不自禁地心跳加快,血流疾速,于是,我在全场的“注目礼”中,“扑通”地跳下池中,投向水的怀抱那一瞬间,我曾经的自卑自惭都迅疾逃离,自信和自豪则全部释放,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残疾人身份。
  郡王府游泳馆,那么豁达那么宽厚,它没有鄙视我的躯体残缺,没有嫌弃我的动作迟缓,如同接纳自己的孩子一样给我爱的抚慰,家的温馨。冬日银装雪裹时,保安们见到我的身影就会远远地跑来,一手拎过我沉甸甸的泳具袋,一手搀扶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冰雪路面;无论冬夏,更衣室、走廊里、大厅间、停车场等等地方,都有服务员扶我走路帮我拎包的爱的剪影;发钥匙牌的服务员每次都把最靠边最方便的钥匙牌发给我,方便于我换衣行走;救生员更是对我们残疾人关爱有加,一刻不停地留意着我们,看护着我们,生怕我们的残腿带来意外闪失……
  曾经为自己有限的生命长度被残缺肆意剪断而自惭形秽,常常为自己的尊严被忽略受踩踏而懊恼愤懑,而今所有的自卑自愧都被清流碧波洗刷涤荡,所有的沮丧萎顿都在温暖的包融中揉成快乐。在自己的尊严和幸福被释放、被放大后,我又把目光企及到周围的残疾人兄弟姐妹们。于是,拄单拐的,架双拐的,双肢残的、三肢残的,甚至坐轮椅的,纷纷被我拉下了水。这些一辈子没有亲近过水、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游泳的残疾人,竟然也都能在水中一展豪情。
记得大家开始下水时,都紧紧抓住池边抠手不敢松手一下,甚至有人恐惧得全身肌肉僵硬,女同胞胆颤的尖叫声还一度响彻泳池上空。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都我不断地给大家打气:游泳是勇敢者的游戏,有我在,不会让你出危险;水没什么可怕,可怕的是自己的懦弱。我针对每个人的自身条件,因人施教,一点一滴从换气、漂浮、划水教起,不厌其烦地手把手地教。有的人始终不敢漂,我常常要托着他们的肚子助他们一臂之力。本来我自己每次游1千米有40分钟足够完成,但带领大家游泳,就常常需要2个多小时甚至更多。但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快乐让我自己常常陶醉在收获的甜蜜中。
  如今,我的这些弟子们竟然都和我一样,在水中找到了残缺躯体锻炼的最佳途径,更找到了释放自信自尊的平台窗口,从而在我们生命的制高点上像战士一样去冲锋陷阵,所向披靡。我周围聚集的这三十多个水中强者,在陆地上实现不了的动作和愿望在水中一一如愿,大家非常骄傲,分外自豪。我和我的残友们像傲雪的寒梅,在命运的冬季里依然盛开,依然怒放。
一直以来,我都喜爱一个追问:什么使生活值得生活?如今还是这样固执地认为,困境和坎坷。因为这些不顺才给人们提供了激发潜能施展才华的空间和可能,才让那些苦痛呻吟的碎片经过拼接凉晒和修复,装裱成一帧多姿多彩的生活美景。既然苦难和残障是我们永远的生活主题,不能选择,无法逃避,就只能勇敢面对。虽然残酷却流淌着昂扬的激情和感动。生生不息,奔流不止。
这就是我挚爱的朝阳,浪花里飞出欢歌的朝阳!